View 33岁后,IT男变成“艺术君” | 郑柯和他的一幅画

33岁后,IT男变成“艺术君” | 郑柯和他的一幅画

郑柯是微信公众号“一天一件艺术品”的主人,自称“艺术君”,每天推送一篇关于一件艺术作品的原创内容,有自己翻译的片段,也有关于某件作品的诙谐解读。“做一个艺术的传教士”,是郑柯对33岁之后人生使命的定位。在此之前,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技术IT男,写过代码,做过软件。我们再一次和郑柯聊了聊,从IT转型艺术的他,关于自己、艺术和未来的看法。

View MK雷韵祺:学会化妆可以让美变得更公平

MK雷韵祺:学会化妆可以让美变得更公平

89年出生,却十分羡慕90后,个子不高,脑洞很大,她曾是《城市画报》新媒体部高级项目主管,将城市画报的微信号从0开始运营;她的个人微信公众号上线七个月就已积累了超过10万粉丝,单条视频播放量超200万;她说互联网给我们提供这么好的机会,我们不能辜负这个时代。 现在,她决心以“让美变得更公平”为己任,打造一个更全面更专业的美妆教程分享平台。

View 创新者零柒号 | 王家宝:奇幻少年的魔法时光机

创新者零柒号 | 王家宝:奇幻少年的魔法时光机

1991年出生的魔术师王家宝多次获得国际魔术大赛奖项,在大连版《胡桃夹子》中出演魔术师,也担任央视大型纪录片《大脑诡计》的主创和主角魔术师。 事实上,他不像世界魔术大师大卫·科波菲尔自幼练习魔术,也不像刘谦年少成名,家宝第一次接触并喜欢上魔术只是因为16岁时表哥在他面前空手变出一张牌。

View 设计师零伍号 | 范妮:在德国“打”天下的音乐家

设计师零伍号 | 范妮:在德国“打”天下的音乐家

25岁的范妮出生在北京一个音乐家庭,父亲是小号演奏家,母亲是歌唱家,而她却为打击乐沉迷;每天十小时的辗转练习和大大小小音乐会的磨练,最终成就2013年德国万宝龙(Mont Blanc)青年音乐家大奖,“打”出了一片天下。 现在的范妮,仍每天不知疲倦地面对上百件乐器反复练习、奔波演奏,因为她始终觉得任重道远,要学习的东西和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View 郭列 :红了之后还是“捞列”

郭列 :红了之后还是“捞列”

今年微信圈一大热点,便是那刷爆朋友圈的卡通头像——脸萌。对于当下的年轻人,如果不知道的话,就out了。 然而脸萌创始人郭列却说“脸萌最火的时候,我觉得是我个人最失败的时候。”他开始困惑自己是不是失去了很多,自己未来还能做什么。另一个征途刚开始。

View 郭天意:画画皆天意 | 三明治+青年艺术100访谈系列No.1

郭天意:画画皆天意 | 三明治+青年艺术100访谈系列No.1

初中开始学画画,后来把素描视作创作的根源,因为姐姐的病,郭天意获得了另一种心灵感应,他笔下诞生了带有褶皱、封闭意味的情绪,那就是《它和她的身体》这幅作品。“我不想直接画人体,所以选择了干枯的花,呈现褪败的美感,这和我姐姐现在身体的状态很像”。他的作品在“青年艺术100”参展并获得了“莱俪艺术奖”。

View 张志伟:声音设计师+音乐人,《万万没想到》

张志伟:声音设计师+音乐人,《万万没想到》

网络热播喜剧《万万没想到》里有许多有趣的音效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这些音效出自专业“声音设计师”之手。声音设计师是一个对大众来说还很陌生的职业,而张志伟是国内高校中第一个“声音设计专业”的创建者之一。但或许,“良人”才是他的最大标签。

View 毛泡泡:一个画声音的人

毛泡泡:一个画声音的人

毛泡泡的经历颇有些传奇,一路上都是闯荡出来的奇遇。2013年初她意外找到了“视觉引导”这个新方向。由于这个领域非常新,毛泡泡很快成为国内领先的实践者,并开办课程培训更多的视觉引导师。最近她出版了新书《毛泡泡手绘马达加斯加》。

View 《我就是我》票房惨败,范立欣细数得失

《我就是我》票房惨败,范立欣细数得失

因为《归途列车》被世人所熟知的范立欣,想以一部记录90后年轻人的纪录片电影《我就是我》用另一种方式证明自己,结果这部电影在商业上遭遇了惨败,却在国际获得认可。他的前同事冯澍为我们带来了这篇及时的访谈。范立欣谈到了他尝试推动纪录片进院线的努力。

View 安来宁:我的名字叫安,在一个不安的世界

安来宁:我的名字叫安,在一个不安的世界

安来宁的外貌一点也揭示不了他分裂的两个身份:普华永道税务经理和独立音乐人。而他将这两点平衡得非常好。财务工作是他小时候从未想过的职业生涯,但现在也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8月份,他将出版自己第一张个人专辑《我的名字叫做安》,追寻个人音乐梦想。

View 田多多:上戏工科男的业余喜剧演员路

田多多:上戏工科男的业余喜剧演员路

他本科就读上海交大的通信工程和英语双学士,毕业后追随儿时的梦想到戏剧学院读表演硕士。留校工作不满三月,他却选择了辞职加盟瑜伽会所当瑜伽老师,然后在业余时间成为一名活跃在舞台的喜剧演员。田多多为何这样选择?

View 陈胤希:唱着爵士的自由生活

陈胤希:唱着爵士的自由生活

陈胤希出生于辽宁辽阳的艺术之家,从小接受严格的钢琴教育,但在11岁时停止了弹钢琴。19岁独自一人到英国闯荡五年,继续学习音乐和钢琴。期间她接触到爵士乐,并且越来越喜爱,于是在毕业之后选择回国,在上海把爵士演唱这项爱好变成工作和生活的重心。

View 陈楸帆:科幻是最大的现实主义

陈楸帆:科幻是最大的现实主义

31岁科幻作家陈楸帆是地道潮汕人与新北京人的合体,这位曾在Google工作、现任职于百度的三明治青年,被称为是继刘慈欣后、中国科幻界新的领军人物。他的长篇《荒潮》中包涵了对现代化反思、全球化的思考,而他的多重身份也让作品格外有趣和特别。

View 茱茱:无物之阵中的勤勉青年

茱茱:无物之阵中的勤勉青年

她27岁,是香港《文汇报》的时政新闻编辑,为《明报》世纪版写人物访谈只是她乐而为之的“副业”。三年间断断续续,她访谈了王安忆、毕飞宇、毛尖、张悬、许知远、周保松等二十几位两岸三地的知名作家、知识分子、音乐人,辑成《无物之阵》。

View 赵琦:中国故事如何世界表达

赵琦:中国故事如何世界表达

赵琦,中国知名纪录片制片人、导演,他在纪录电影的道路上书写出骄人的成绩。对于创作,赵琦一直以来就中国故事的世界表达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如今,接近不惑之年的赵琦,不再将成功定义为一个很迫切的状态。

View 李垂谊:走出华尔街的大提琴家

李垂谊:走出华尔街的大提琴家

李垂谊(Trey Lee)早年是个叛逆少年,他从“音乐界的哈佛”——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附中出走,去了真正的哈佛大学——到哈佛商学院攻读经济专业。放弃了从小练习的大提琴,最终进入华尔街工作。 虽然身家倍增,但是内心的空虚无法填补。五年之后他决定重回音乐界,到欧洲学习,重新踏上大提琴演奏之路。

View 赵知博:舞者三十

赵知博:舞者三十

赵知博是一位专业舞者,从七八岁开始练习舞蹈,11岁就背井离乡来到北京学习专业舞蹈,中间曾经差一点走上明星路,却因为不服招生潜规则而落选,这更磨砺了她全心投向舞蹈。现在在三明治的年龄,她并没有面临转型的困惑,而开始拓宽了自己的道路。

View 陈燕飞:书法与家居的相生浸染

陈燕飞:书法与家居的相生浸染

不在上海投资买房子,把资金投资在营造一个更有味道的家,“让生活变得更富有品质”这是陈燕飞的价值观。他租住在静安区一座高楼民宅的23层,每天练习书法,并设计出自己的家居品牌“璞素”。

View 熊磊:给孩子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熊磊:给孩子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熊磊高中毕业后做过很多事,在饭店做过服务员,和林冲一样看管过粮仓,在山里隐居,做过出版,还经营过画廊。现在,他做的事,是“正声儿童艺术中心”。这个完全依托网络做儿童美术教育的平台不到一年就已经发展到二百来个学生的规模。熊老师希望通过正声,给孩子一双发现美的眼睛。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的生活过得很有想象力。

View 程亮:喧嚣的互联网CEO与孤独的电影导演

程亮:喧嚣的互联网CEO与孤独的电影导演

程亮是上影厂的一位青年导演,也是一家创业互联网公司的CEO。某次大学同学聚餐,当年一起玩得不错的低一级师妹,,现在的“微博女王”姚晨开玩笑说,看你的微博名称还叫“导演程亮”,你现在还能叫导演么?说者无心,听者却心里刺痛。当年做过徐静蕾处女作《我和爸爸》副导演的他,从北京回到上海之后,就不得不通过商业的方式曲折地去实现自己的导演梦。

View 郑皓丹:小众语系的自由音乐人

郑皓丹:小众语系的自由音乐人

郑皓丹把音乐当作宝贝来玩,却一直没有正式地走上专业的音乐道路。大学读的是会计,毕业后的工作是广东工程职业技术学院的实验室老师。然而,作为一位音乐发烧友,他写的歌却上了广东流行歌曲排行榜,又写了一批潮汕歌曲《湘子桥》、《潮汕人》等,成为推广家乡文化的知名人士。